English
首页 > 资源中心 > 法律赋能中国经验
法律赋能中国经验
《农村法律服务实务手册》出版

农村法律服务实务手册-封面b_副本.jpg

  本手册是武汉大学公益与发展法律研究中心实施的“中国农村基层司法”与“法律赋能”项目的一项重要成果。该项目致力于通过法律意识唤醒、技能培训、机构建设、法律赋能等方式,帮助农村弱势群体获得有效法律援助,实现基于权利的发展。
  一、法律援助和法律服务
  依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法律援助是由政府设立的法律援助机构或社会机构组织法律援助工作者、法律服务工作者、律师和法律援助志愿者,为经济困难的当事人或特殊案件的当事人提供免费的法律帮助,以保障其权益得以实现的一种制度。
  法律援助是在社会经济不发达、法治不完善阶段,推进社会底层人民获得司法正义(accesstojustice)的最重要途径。中国的经济飞速发展,社会愈益分化,人们的交往越来越多元,法律成为不可或缺的行为交往规范和纠纷解决依据。中国的农民已经被深深卷入到现代社会的法律治理之网罗中。尽管他们或许还熟悉而眷恋着乡村的人情风俗,法律意识比较薄弱或处于蛰伏状态,对法律的信心也很有限,乃至觉得法律是有钱人玩弄的利器。但是,随着城市化生活方式的进一步扩展,现代社会的法律已经、并将继续在农村纠纷解决的过程中发挥愈加重大的作用。直面留守儿童的高犯罪率,农民工工伤索赔的艰难,以及农村社会的高离婚率、交通事故、医患矛盾、土地征收、环境污染等引起的纠纷,法律都是人们解决问题的重要依据,法律服务成为十分重要的社会需求。
  多年来,中国执政党和政府一直十分重视农村发展问题,通过一号文件、国务院条例、省市规章等政策制度,加强农村社会公共服务领域的建设。在此背景下,各级法律援助机构和制度逐步完备,办案办公经费逐年增加,基层法律援助工作者调处农村纠纷,维护农民权益,保障社会稳定和谐的作用日益凸显。但是,相对于迅速增长的纠纷案件和法律服务需求而言,现有的基层司法体系对法律援助的有效供给不足。在人员编制、经费保障等限制因素之外,我们特别关注的是法律援助工作者自身素质这一因素,他们的法律知识不够,工作强度大,效率低下,不能应对层出不穷的实际法律问题,法律援助的质量堪忧。
  就制度设计而言,在基层法律援助机构之外,还有其他组织可以向农民提供法律服务。组成中国现有基层司法格局的机构包括律师事务所、法律服务所、司法所、法律援助工作站、人民调解委员会、公证机构、治安调解机构(派出所)、人民法院(派出法庭)、仲裁庭、信访办公室以及工会、残联、妇联等社会团体的维权工作站,此外还包括特定条件下多个行政部门参与的“联合调解”,比如乡镇政府、当地工商、教育、卫生、劳动等机构参与的行政调解。其中法律服务所、司法所、法律援助工作站、人民调解委员会在大部分乡镇其实是“多个牌子、一套人马”,能够提供比较专业的法律服务,但效率不高,质量也缺乏监督与保障。此外,基层的律师少,收费高,农民通常难以负担聘请他们的费用。至于其他行政机构和社会团体,其本身法律专业力量就很有限。这成为农民获得法律服务和司法正义的最大障碍。因此,与世界上很多国家解决这个问题的通常做法一样,我国也十分重视律师之外的法律工作者/志愿者的作用。
  我们发现,大部分基层法律案件并不是特别复杂,对于一筹莫展的贫困当事人而言,法律工作者的介入能够极大改善其权利处境。因此,对法律工作者提供必要的培训和支持,让他们有能力帮助更多的贫困当事人,就能让这种改善成为可能。此外,许多基层法律工作者出于自身年龄、受教育程度和乡村情怀的多重因素,愿意投身基层法律服务工作。他们不应被彻底束缚在目前的位置上,而是同其所服务的当事人一样,有被赋能而改变处境的机会。因此,法律实务培训带给他们多重激励效果,包括更有效的工作,获得社会赞誉和官方荣誉,更有自信,更好的个人发展等。
  二、法律赋能
  近年来,法律赋能(LegalEmpowerment)这一概念在国际上受到广泛关注,各国都在积极实施、贯彻这一理念。法律赋能,或者译为赋权、充权、培能、增能、增权、使能等,有不同的定义,但大致而言,都是强调运用法律手段、尤其是让弱势群体学会自己运用法律武器,通过诉讼等法律途径,保护自身权益,摆脱贫穷,提升生活质量。法律赋能让每个人得以认识、运用法律,能够以自己为主导,通过个别的或集体的行动,实现自身的权利与发展。
  赋能,在广义上意味着作出选择和行动之自由的延伸,法律赋能在于使弱势群体有能力运用法律手段获得这种自由,使之能更大程度的掌控自己的生活。法律赋能的特点包括:
  - 重视弱势群体的作用和能力。因为与高高在上的“专家”相比,弱势群体本身往往更了解当地状况和自身的法律需求;
  - 关注行政机构、地方政府、替代性争端解决机制和非正式司法制度的运作。在农村社区,这些往往与弱势群体的权利有更密切的关系;
  - 重视本土资源和经验。
  
  相应地,法律赋能的活动包括但不限于:
  - 咨询、协商和调解等非诉讼代理;
  - 诉讼。虽然是基于解决特定纠纷的诉讼,但在解决个案问题的过程中也要注意当事人的参与,并且通过个案处理提升其维权能力;
  - 通过宣传、培训等提升弱势群体的法律知识和技巧;
  - 通过专门培训提升基层法律工作者和乡村法律能人的法律服务能力和质量。
  
  秉持法律赋能的理念,我们关注的是如何帮助那些帮助人的人,即基层法律工作者,通过对其进行能力建设,提升他们的法律服务能力和质量,使他们能同其服务对象(农民、农民工)一起努力,维护权利。
  三、农村法律实务培训
  武汉大学公益与发展法律研究中心在开展有关中国农村法律援助与法律赋能的项目中,关注基层司法,通过以权利为基础的发展研究、参与式发展研究、跨地域跨学科比较研究、法律赋能研究等路径,在大量实地调研和培训实践中,成功探索出一套有效的农村法律实务培训模式。这一培训模式包括:
  1.培训主题和对象,均基于前述调研对农民实际法律需求的认知和分析:
  农民需要土地、婚姻家庭、劳动合同、医疗纠纷、人身损害赔偿等领域的法律服务,而且基层法律工作者和村治调主任是这些法律服务的主要提供方,因此对这一群体提供这些领域的法律实务培训,可以有效改善农民获得司法正义的状况。
  2.培训内容和方法,也是基于层法律工作者的实际情况“量身设计”:
  培训的内容有:
  - 法援政策。请司法行政部门和法律援助机构领导给基层法律工作者讲解法律援助的最新政策,既是对他们获得信息的更新,也令其直接感受到上级的重视。
  - 法律实务知识。从教材到课件,都强调通过简明的理论介绍、明确的法条依据、生动的案例、直观的流程图来让学员准确而方便地掌握法律知识。
  - 会见与调解技巧。会见是法律工作者办案的基础环节,而调解使用率高,增强这两方面的实务技巧意义重大。
  - 法律学习和宣传方法。法律在不断更新,实际案情也千变万化,法律工作者如果碰到在教材和课件中找不到解决方案的问题,就需要运用网络等方式查询相关信息。另外,本机构一直秉承同伴教育的理念,希望学员能将在培训中学到的知识和技巧与同事分享,并通过有效的宣传,使其当事人和广大农民得以了解相关法律信息。
  在培训的组织和方法上,我们比较关注:
  - 培训讲师。培训讲师包括省(市)法律援助中心的工作人员、律师、法学院教授与硕、博士研究生等,经过专门的培训者培训(trainingoftrainers),能基于多样的知识和经验背景进行讲授。
  - 培训方法。法律工作者都是有经验的成年人,其学习动机、心理和能力不同于一般在校学生,同时,为了有效讲授法律知识、实务技巧和法治理念,也需要特别的培训方法。其中既包括小组讨论、角色扮演、模拟法庭、同伴教育等教学方法,也包括对讲师进行的课件制作、时间安排、身体语言、分组和提问技巧、辅助教学工具的运用等技术性事项的指导,以提升学员反思权利现状的能力和参与能力等。讲师要按照培训者手册(facilitator’smanual)中对这些方法的指引,灵活运用,完成既定教学目标。
  - 培训反馈与改进。通过在培训中加入针对培训本身的讨论环节,让培训讲师和学员填写反馈问卷,在培训结束一段时间后进行回访等方式全面收集建议,不断改进培训。
  3.持续的网络支持
  - 建立联系网络。这个网络在成员上包括培训机构成员以及参加培训的学员和老师,还包括武汉大学社会弱者权利保护中心、湖北省法律援助中心和当地司法局的工作人员;在联系渠道上除了信件、电话、电子邮件之外,还包括武汉大学公益与发展法律研究中心的网站。培训结束之后,学员在工作中碰到问题可以到机构网站查询,也可以直接致电讲师咨询。
  - 同行交流互助。每一期接受培训的学员来自各个地区,我们鼓励和促成基层法律工作者之间的相互交流和学习。这里面包括本地和外地学员之间的相互学习、乡村两级学员之间的相互沟通,还有法律工作者、社会律师、公证员、诊所教师等同行之间的共同探讨。
  采用上述模式,我们取得了深远的培训影响。第一,增强了被培训者的法律技能。接受培训的法律援助工作者自身的法律知识和办案技能获得提高。第二,传播了法律知识。接受培训的法律援助工作者返回所在乡镇后,在当地司法行政部门的支持下,组织对当地乡镇干部和村干部的法律讲座,进一步促进了法律知识的散播。此外,他们为当事人提供更优质的法律服务,也是在互动中对基层群众进行法律教育。第三,扩大了法律援助的知晓度。通过在当地的培训和宣传,扩大了法律援助工作的知晓度与社会声望。这有助于基层法律援助工作者今后工作的开展,也有助于基层法律援助部门获得各级政府更多的支持。第四,提升了基层法律援助工作者的职业认同感。增强了基层法律援助工作者对法律援助事业的认同和职业荣誉感,坚定其立足农村服务农民的信念。
  四、培训教材
  这本《农村法律服务实务手册》作为上述培训基本内容、理念、方法的承载形式,几年来数次修订,由薄到厚,由粗陋到精致,是一期又一期讲师和学员“集体智慧的结晶”,意义重大。培训后的反馈意见统计和回访调查表明,学员一致反映培训教材内容详实,基本包含了各种农村常见法律纠纷的解决方式;理论水平高,体系完整,措辞严谨;语言深入浅出,简洁明白;层次清晰,符合实际,可操作性强,具有实践指导意义。经过广泛的调研论证和长期的实践检验,我们认为这一套教材可以在全国范围内使用。
   本教材既可以充当法律工作者系统学习法律理论的教科书,也是他们在为农民提供法律援助的过程中可以随时查阅引用、解答疑惑的工具书。为此,本教材在编订体例和讲授方法上有如下特点:
  - 按照农村多发纠纷类型编订章节。
  - 在每一个法律概念与命题之后都附有法条依据说明,方便查阅引用法条办案。
  - 大量使用流程图,直观反映办案程序。
  - 大量使用案例分析,生动演示如何实际运用法律知识。
  
  与上书配套的《农村法律服务实务手册(培训者手册)》是一本培训者用书,类似于我国中小学教学中广泛使用的“教参”,旨在为农村基层法律实务培训者提供参与式培训方法指导。“参与式方法”是目前国际上普遍倡导的一类针对成年人进行培训、教学和研讨的方法。这类方法力图使所有在场的人都投入到学习活动当中,都能获得表达和交流的机会,在对话与互动中产生新的思想和认识,丰富个人体验,参与集体决策,进而提高自己获得知识、改变现状的能力和信心。使用参与式教学方法本身就需要经过专门的培训和指导,为了保证将来在其他地区开展此类法律实务培训时,讲师能有效使用参与式教学方法,我们精心设计了这本培训者手册。
  这本培训者手册以《实务手册》的内容为基础,设置了土地、人身损害、劳动合同、工伤与职业病等六门180分钟的课程。手册总结了讲师在讲授不同类型纠纷中的重难点,根据这些内容安排案例分析、小组讨论、头脑风暴等参与式活动,并提供详细的开展活动的方法和技巧,使培训者能快速有效的组织高质量的参与式农村法律实务培训。
   
  最后,再次感谢所有参与本项目的讲师与学员,感谢所有玉成这本教材的基层法律援助工作者、律师、法律学者、社会学专家、统稿编辑和学生志愿者。农村法律援助工作错综复杂,加上地区差异大,法律问题日新月异,教材中难免谬误之处,敬请读者诸君指正。同时,农村法律援助事业的发展任重而道远,欢迎今后使用这本教材的同行们提出宝贵意见。让我们一起,赋能于那些帮助人的人,为底层社会正义的实现而奋斗不息。
  

版权所有©武汉大学公益与发展法律研究中心 (PIDLI)  联系我们  制作维护 浩志信息(UPSOL)